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     
[推荐](毕业季)叹  别  离 更多...
(毕业季)叹  别  离
作者:罗宇杰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1806 更新时间:2014-9-12 15:59:13

武穴育才高中高二(18)班 罗宇杰  

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做梦,梦见自己是东海的鲛人。  

梦中总是月夜,光华深浅,流银天地。耳边涛声也是淡淡,如恒沙幽语,地母轻歌。而身处于其间的我,每每将喜悦与悲伤化为泪水,再和着月华,凝成颗颗明珠……  

我想那是真好啊!无际的海你尽可以遨游,你是海的精灵。而海是永存的,绝不会弃你而去——于是你身边再不会有别离,就是喜悦和悲伤也都封在泪里,锁成明珠。你用海藻将它们串在一起,时时挂在胸前……  

谁愿意有别离呢?  

那一次我随母亲去参加婚礼,极好的喜事里却听到了哭声。大红的婚房里,新娘的母亲抱着她盛装的女儿哀哀恸哭。她害怕女儿自此一去不返。她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别离。可十几年前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这块骨肉就要割断脐带,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。对一个母亲来说这该是多么大的痛楚!不久后新娘告别了母亲,登上婚车。此时的她已擦干了眼泪,却是满脸幸福……同样的别离,给不同的人带去的,又怎么会相同……  

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知道了别离原来是那么不美好的东西,原来是那么伤人。有人说别离是每一个人一生的伴侣,世间唯它永恒。也有人说别离无法逃避,但对于少年,它更多地意味着,你会遇到更新的人,更好的事。建立一个更完美的自己。可是我却宁愿不要这些。因为我在别离中失去的,已是无可寻回,又哪里是别物所能补偿得了?  

一度我沉溺于鲛人的幻梦,以为世界那样就好了。后来,却被一本老相册唤起了现实:别离仍在,去日不停。朱自清在《匆匆》里感叹时光,他说总是在他不留意的时候岁月就去了,一点一滴地,初阳光影,衣角碗边都是脚印。可时光又有什么意义呢?宇宙洪荒,那么多亿年都过去了,于我们又有什么用呢?分时针的迁动和日历的变更,若不是因了别离,因了昨日的日辉月华无法再临,而今日升起的又是全新的羲和与望舒,又有何种意义为我们纪念怅惋呢?就如我翻看相册里泛黄的老照片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回不去了。  

一位伟大的西哲说的: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。”别离是永恒的大潮,而我又是否只能随波逐流,甚至无法主宰自己?  

我想起黛玉的葬花,想起那句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!可是又至一季东风起,除了花国的荣枯见得最多的,却是那北归的候鸟,逆着春光而去!它们是如此决绝地选择别离,因时而变,应季而行。待到秋日,又是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!我虽然不懂它们的选择,却是隐隐地明白;原来那永恒的人间的别离事,也可以是自己主观选择的英实,也可以是孕育与新生的号角,就像鸟群辗转南北,是别离,更是重聚。  

于是我知道自己之前是看错风景了!东海的鲛珠里或许只是封存着岁月的纪念;“失去”女儿的母亲在第二年抱着呱呱坠地的外孙喜笑颜开;我会有更多的记录自己成长的老照片,翻看中带着叹息和喜悦……一切都会过去,一切的别离也总会以另一种形式重聚……  

“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。”  

指导老师:宋艳兴  

文章录入:宋艳兴    责任编辑:宋艳兴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 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  
       
      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

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6-2008  www.wxycgz.net  517888九五至尊
    校址:武穴市栖贤路26号 邮编:435400 电话:0713-6220207 传真:0713-6239920
    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及第三方浏览器对本站进行浏览  鄂ICP备05000630号